11132019時事觀察第1節:霍詠強 -- 暴亂急轉直下暴露了什麼? -  免费在线视频最佳电影电视节目 -  Viveos.Net

11132019時事觀察第1節:霍詠強 -- 暴亂急轉直下暴露了什麼?

Share
Embed
  • Loading...
  • Published on:  Wednesday, November 13, 2019
  • 20191113 霍詠強
    1.暴亂急轉直下暴露了什麼?
    香港這幾天的暴亂形勢急轉直下,儘管參與的人數不多,但案件愈發嚴重,例如「暴徒淋汽油火燒市民」、「學生深夜抗爭跌落二樓死亡」、「大學內地學生被恐嚇緊急出逃」、「警察槍撃搶槍兇徒」、「暴徒在中大佔據橋面、堵塞東鐵線和吐露港公路,和警察對峙」。
    經過這多月來的暴亂,無數次的評論,事件的背景、起因、發展、催化,以至於未來的發展、香港的形勢,似乎也是令人黯然的暗淡。世界的現實真相是殘酷的,過去二十年,美國將全世界都變成恐怖主義,黨派走向極端化、碎片化,通過建立偏頗的價值觀,西方「民主自由」四個字的背後,就是叢林法則、弱肉強食。
    曾經有一段時間,以為香港部分人是因為對中國的無知、偏頗歧視,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和網絡媒體,抱著歐美的價值觀,妖魔化了中國大陸,排斥任何關於中國大陸的東西,所以打砸他們認為是中資、認為是異見者旗下的機構,例如中國銀行、中國移動、優品360、甚至於星展銀行,因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表了譴責暴力的言論。
    然而,認為他們是因為無知,顯然是低估了抗爭者的極端態度,要欺人、必先自欺。因為由始至終,抗爭目標離不開中國政府,目的是要中央政府介入,中央不介入,所有抗爭行動都等同白費,所以在這種意志底下,攻擊行為就可以完全沒有底線。
    從暴徒、抗爭者、支持者在事件後的反應,他們支持暴力、對大陸的抗拒,並不是出於無知,主要原因來自極端思維,來自於要部署擴大影響。表現出來的無知態度,主要是為了安撫自己的情緒,從而繼續支持抗爭活動。舉個例子,科大學生墮樓死亡的案件,從眾多的現場影片,相關的人證和時間,案件目前雖然仍未能完全確定死因,但和警方的行動並無任何關係,這是一般理解,但是當警方為制止暴徒在中大的天橋上,投擲雜物破壞東鐵線和堵塞公路,進入中大校園,形成對峙時,有些高學歷、身居要職的支持者,非但說要發動「保衞中大校園」,還忽然提起「現在相信科大學生被人掟落街」,兩者有什麼關係?這種邏輯思維是怎樣來的?
    幕後搞手為求修補勇武的形象,更刻意安排近日在中環發動堵路,一方面以低攻擊度舒緩因為過度暴力而備受質疑,更讓一批貌似勇武的抗爭者在「人群掌聲」中「出場」,營造勇武仍然得到支持的形象,效果成功,當晚,不少和理非的FB頁面上就出現了「勇武在人群擁護當中在中環出現」的一段影片,然後再加上「不割」的聲援,「麻醉藥」又再一次發揮作用。
    同類情況在更極端的「火人事件」、因為示威堵塞道路引起市民不滿,結果暴徒竟然用汽油潑向市民、引火燃燒,令市民全身大面積燒傷,情況危殆。起初,抗爭者竟然將事件污蔑為「演戲、特技」,當被證明是事實後,就說「你去拉佢」,彷彿只是一人所為?抓他吧、這和示威抗爭無關?
    科大學生墮樓三日後死亡,再度引發大量暴亂,更說要殺害警察來報仇,影響之下、交通警員執勤時被圍、前後夾攻搶槍,造成槍撃事件,暴徒大肆破壞鐵路、交通燈,意圖癱瘓交通工具,逼使社會進入罷課、罷工、罷市的狀態。這些連帶行動也並非來自一時意氣的報復反撃,並不是發洩仇恨,更多是是針對和削弱建制的行動,為的是打擊管治、製造無致政府狀況,挑動市民的憤怒,逼使中央政府介入。
    蒙面暴徒在中大校園內大肆毀壞設施,設置路障、截查路人電話和證件,盜竊弓箭和標槍攻擊警方,恣意縱火,破壞鐵路車站和路軌,堵塞大埔公路和吐露港公路,在吐露港公路投擲雜物和汽油彈攻擊過往車輛,向守護公路的警察投擲汽油彈.....事件中五人被捕中,其有兩人並非中大學生或舊生。
    反對派更趁機以中大學生會會長名義,試圖向高院申請禁制令、禁制警方沒有法庭搜查令下,進入中大校園。也就是說,要中大正式成為罪犯的安樂窩!幸而被法院駁回。不少人都認為學校應該保護學生,但是,如何才是真正為學生著想、真正保護他們成長?資深的教育界人士程介明,最近在訪問中,更聲稱很高興見到學生的熱情和自發投入,還說這不就是教育的理想嗎?從什麼時候開始,教育、變成目睹學生違法走上歪路時,還在後面送他一程?
    當大家以五四時期北大校長蔡元培為典範強調保護學生時,有否記得蔡校長同樣在學生面前揮動拳頭,說要和他們決鬥!為的是要令他們分清是非黑白、不可隨波逐流。
    當香港學生走上歪路時,我們更要明確認清,甚麼人需要為此負上責任:
    首惡就是宣揚「違法達義」這種錯誤的思維的所謂知識分子,他們是帶引年輕人將香港推上死路的魔鬼;次惡就是沒有盡老師應有之義,沒有阻止學生們犯錯、沒有阻止干犯違法行為,還在學生犯錯後保駕護航,等同送他們上死路;還有那些對政治案件輕輕放過的法官,是他們令年輕人以為「公民抗命」是免死金牌,不需要付上法律責任;最後,還有一群在旁吶喊助威、高聲叫囂的和理非,令學生喪失判斷能力,還宣揚說什麼「刀槍不入」,寫遺書、發毒誓,彷彿身陷邪教。
    可以說,每個在香港的失智暴亂中受傷、甚至死亡的人群,又或受牽連的無辜者,請認清楚這些首惡、次惡,無論如何掩飾的行動、麻醉自己的思維,就算逃得過法律的制裁,終有一天,逃不過良心的譴責!
  • Source: https://youtu.be/sONFtViRWu4
Loading...

Comment